图片 1

当中原春暖花开的时候,位于青海省海拔4200米的天峻义海矿区仍寒风凛冽,大雪纷飞,这里一年中最低温度可达零下45摄氏度。

盛夏时节,青海木里矿区,治理过的山坡犹如绿油油的梯田,微风拂过草皮,掀起层层绿浪,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生机盎然。木里矿区地处黄河重要支流大通河的发源地,是三江源的重要组成部分,生态环境极为重要,中央领导对木里矿区环境整治作出多次批示。自2014年8月以来,河南能源集团义海公司结合矿区实际,加强科技攻关,和中国矿业大学合作开展了高原冻土草籽种植和泥胶喷浆种草实验,目前初见成效。治理过的渣山和护坡,平均出苗数为2569株/平方米,有苗面积率达95%以上,人工植草成活率超过80%。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矿区大面积植草复绿,国内几乎没有成功经验可循。天峻义海与中国矿大联合,成立项目小组,从草种选择入手,在栽种方式、土壤配比、灌溉排水、草坡施工等方面进行科技攻关。他们将星星草、老麦芒、披肩草、冷地早熟禾等高海拔耐寒草种作为主要复绿草种,经过4年种植,选出的草种基本能适应木里矿区的自然环境,最深处草高可达0.4米。为了保证草种的良好长势,项目组制定土壤配比,要求施工队将有机肥、腐殖土按1∶4进行配置,然后覆盖到渣山上,并以每平方米不少于24克、5种以上的草籽混播种植,覆盖可降解无纺布和防风网以保温保墒。在播种方式上,他们在木里矿区采用植草喷播灌溉试验,4年来共播撒草籽76.8吨,保证了草种的出苗率和成活率。为有效防止水土流失,施工作业对坡面刷平压实,还对植草坡面角度、平面凹凸等制定了具体要求。同时科学设置排水沟、挡水坝及挡土围堰等设施。4年来,天峻义海和中国矿大先后有52名技术人员投入植草复绿科技攻关,5支具有国家级资质的专业化公司参加施工,施工人数达18600人,累计植草复绿面积达320万平方米,总投资达2.13亿元。有力的科技支撑保证了良好的复绿质量,天峻义海被评为青海省环境综合整治工作先进单位,其植草复绿模式被称作“义海模式”,在全省推广。

2003年6月,河南能源义马煤业集团股份公司为响应国家西部大开发号召,前往青海组建义海能源有限公司。要在鸟不越境的高山和“草无三寸长”的戈壁荒漠开凿矿区,何其艰难。当时,生产生活条件尚不具备,道路崎岖难行,生活日用品极其缺乏,断炊断饮现象时有发生。但十几年过去了,在高原之上,一群中原汉子不仅扎稳了根,更结出了果。

图片 2

木里矿正在进行复绿植草工程

高海拔的第二个家

大煤沟矿区海拔3500米,木里矿区海拔达4200米,是目前世界规模开采矿区中最高的。高原矿区的氧气含量是中原的60%,缺氧、失眠、头疼、气喘……这些都是到高原矿区的必修课。

“初到木里山,整天感觉像在驾云,头重脚轻,走路气喘。”徐敬民是先遣者之一,2003年6月从原北露天煤矿第一批登上木里山。他说,没到过高原的人,永远体会不到氧气的珍贵。

在精神和身体双重压力下,先遣者克服困难,用4个月时间完成了大煤沟整合及木里露天矿开工建设前期工作。

“这里每年只有4个月可以施工,2000多平方米的房子整整盖了3年,回去跟别人说,人家都不相信。”徐敬民说。

刚到时他们住的是老县矿的房子,离矿区远,交通不便,后来在矿区边上盖了4间简陋平房,可房子建成不到一年就成了危房,后来他们才知道按照中原标准造的房子在高原“水土不服”。地基建在了冻土层上,冻土层在夏季融化,就会造成地基不稳、房屋开裂。

2008年前,大煤沟矿的生活用水只能从距离矿区80公里外的大柴旦买,每人每天用水仅15公升。比大煤沟矿海拔更高的木里矿,2007年前因海拔太高、交通不便,只能靠冰块融水。后来,蓄水池建成,吃水问题暂时解决了。但是,戈壁气候变化多端、昼夜温差大,水源奇缺,放眼望去,处处荒凉,绿色成了奢望……

如今,木里煤矿的道路、通讯、蓄水都已和外界接通,并建成木里货运铁路专线,为职工建设了职工澡堂和高原花房,以及富有江南特色的职工活动中心,室外冰天雪地,室内植物茂盛。为了能让职工睡个好觉,每个职工宿舍还配备了制氧机。

“我们的要求是工作质量标准化、住房酒店化,还为职工家属提供探亲住房,家属可以住几个月,把这里打造成职工的第二个家。”义海能源公司董事长李凌杰说。

义海能源用6年时间开工建设基建项目300余项,职工住上了标准化宿舍,食堂还增加了夜班套餐,支帐篷、打地铺、点蜡烛的日子不复再来。

唯一国家一级矿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