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前几年,崇明养蟹路越走越窄,多亏了中华绒螯蟹产业技术体系,开启了集优质亲本培育、生态蟹苗繁育、高质量蟹种生产于一体的崇明清水蟹产业之路。面对上海福岛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1500亩蟹种基地,合作社理事长沈亚达这样感慨。他的办公室里,全国河蟹大赛最佳种质奖的奖杯金光闪闪,赫然在目。未来,我期望能打响崇明清水蟹的品牌,让国人提起大闸蟹的时候,先想到上海崇明!沈亚达说。

内容摘要:近年来大闸蟹市场可谓硝烟弥漫,老牌频频翻车,后起之秀叫阵连连,在品蟹文化盛行、全国大闸蟹集散中心上海,品牌大闸蟹的竞争尤近年来大闸蟹市场可谓硝烟弥漫,老牌频频“翻车”,后起之秀“叫阵”连连,在品蟹文化盛行、全国大闸蟹集散中心上海,品牌大闸蟹的竞争尤为激烈,而上海本地品牌大闸蟹的崛起,在加剧市场竞争激烈程度的同时,也为大闸蟹品牌建设增添了“本土”活力。“大泖”牌黄浦江大闸蟹、“宝岛”牌崇明清水大闸蟹等新锐连年在“王宝和杯”全国河蟹大赛上夺魁,崇明、松江、宝山、浦东等地大闸蟹产业呈现出区域协同发展态势,无不为此做了注脚。

养蟹也从宝宝抓起

探访了上海大闸蟹产学研各单位后,记者脑海里形成了一条特色鲜明的品牌建设路径:以“江海21”良种为核心,以产业技术体系为支撑,品牌化理念贯穿关键节点。可以说,上海大闸蟹品牌的“逆袭”,是全产业链共育的结果。

上海长期以来是我国中华绒螯蟹最重要的种源基地,曾为全国14个省市的45个县提供长江水系中华绒螯蟹苗种。但自上世纪90年代起,全国兴起了大养蟹的热潮,过度捕捞导致长江蟹苗苗讯规模极度萎缩,蟹苗资源遭到严重破坏,还造成不同年份天然蟹苗产量的巨大落差。上海市河蟹产业技术体系首席专家、上海海洋大学教授王成辉介绍,同时,一些河蟹人工育苗场受利益驱动,长期选用小规格河蟹作为亲本进行繁育,造成子代河蟹种质退化。

选育一个出色品种“乌小蟹”长大了

为此,2010年起上海启动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建设,中华绒螯蟹作为唯一一个水产对象入选先行试点,由上海海洋大学牵头,联合上海市水产研究所和相关专业合作社联合攻关。中华绒螯蟹产业技术体系实行首席专家负责制,由首席专家组建创新团队,团队提出目标并负责科技攻关指导,综合试验站负责技术示范培训。沈亚达的合作社成为了首批种源综合试验站。

地处长江入海口的崇明岛是长江水系大闸蟹的“摇篮”,早在上世纪50年代末,这里就是重要的种源基地,曾经,不少崇明渔民靠捕捞野生蟹苗致富,外地养殖户则通过养大闸蟹发家致富。

项目首席专家上海海洋大学教授王成辉分别寻找具有步足长、额刺尖、背上疣状突起明显等特征的大规格亲本蟹,按照一定顺序杂交繁育,培育出来的蟹苗不仅环境适应性好,且生长较普通苗种快了17.8%。团队将其命名为江海21,江代表长江、海代表上海,21代表21世纪的引领者,象征着我们要在21世纪打造属于上海的品牌蟹。沈亚达介绍。

1994年,做了多年扣蟹生意的崇明人黄春开始涉足成蟹养殖,囿于水体不适,崇明的“乌小蟹”还是长不大,于是,他带着蟹苗转战外地。几乎同时,另一个崇明人沈亚达搞起了土池育苗,但缺乏技术支持,加上天然苗种太杂,路走得也不顺。

去年夏季大闸蟹生长关键时期正值酷暑,全国大部分地区养殖户因产量减少收益下降,但参与试点养殖江海21蟹苗的农户却都稳中有升。有了这样的口碑效应,参与项目的上海福岛水产养殖合作社,去年供不应求,库存清了不说,还欠了不少蟹苗。

养不大、养不好,捆住了上海蟹业的手脚。

苗好不怕巷子深

必须从选育良种做起。2004年,上海海洋大学、上海市水产研究所等单位经过多年选育终得中华绒螯蟹“江海21号”,其“青背、白肚、金爪、黄毛”的长江原种基本特征清晰,具有生长快、产量高、形态好的优势。

这几天,又到了沈亚达一年里最忙的时候养蟹人最重要的购苗期到了。买菜时,大家时常做的是讨价还价,而购买沈亚达蟹苗的养蟹人,有不少是讨价加价。2016年要了800斤蟹苗的,2017年要8000斤,根本不用出去推销,预定电话一个接一个,销量比去年翻了一番。

“‘江’代表长江,‘海’代表上海,‘21’代表21世纪,象征着要在21世纪打造属于上海的品牌蟹。”从育种技术路线制定者和实施者、上海海洋大学教授王成辉的解释中不难看出,“江海21”是奔着品牌去的。

别人都到我这拿蟹苗,有两个原因:一是死亡率低,二是翻倍率高。沈亚达说。河蟹在幼体阶段一般蜕壳5次,沈亚达的蟹苗每蜕一次,体格就能翻一番。沈亚达对于这些蟹宝宝,可谓关怀备至。他专门请了个师傅来负责喂料、管理水草。蟹苗好需要三个因素:种好、草好、水好。这三个因素环环相扣,我们的种源有了保障,接下来就要在后两项上下功夫。

一个品种从选育到审定,从实验室到生产一线,路很长。2010年,上海启动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建设,中华绒螯蟹是唯一入选的水产品,由上海海洋大学牵头,联合上海市水产研究所、专业合作社等开展技术攻关。

这几年,相关专家和崇明养殖户注重控制养殖水体,通过人工种草、水质调控、饵料配置、科学投喂等手段,让崇明清水蟹蟹苗更加健康茁壮。传统的养蟹过程中会导致水体中氨氮含量等慢慢上升,对水质有影响,要让清水蟹产业更符合生态岛建设要求,近年来沈亚达积极探索,争取降低蟹塘水体氨氮含量。水草的质量很重要,蟹塘里千万不能有蓝藻出现。每日的投食也很有讲究,我们要让蟹做光盘行动,争取不留残余。养殖户每天也要按要求在《水产养殖日志及用药指南》上填写日投饲量、吃食情况、换水量、是否施药等信息。

王成辉任上海中华绒螯蟹产业技术体系首席专家。黄春成立的上海宝岛蟹业“洄游”崇明绿华镇,加入体系;沈亚达任理事长的上海福岛水产养殖合作社成了种源综合实验站。产学研联手之后,种源提纯复壮、养殖模式、水质调控等方面的研究得以全方位展开。

沈亚达对售后服务也很上心,每年带着技术人员到蟹宝宝落户的江苏、安徽、江西、贵州等地做回访,用户好评率都很高。他还发明了冲水捕捞法,在蟹塘的进水口埋下一个缸,白天排水,到傍晚时候冲水。蟹种是随着水流的方向逆向爬行,能够沿着水流逆向爬入缸中的蟹种属于体力比较好,比较强壮的,这样就保证了蟹种的质量。

在这个过程中,以咸淡水混合环境下引进水草、螺蛳等水生生物为特点的大闸蟹养殖“崇明模式”日趋成型,“乌小蟹”产地养出了大规格清水蟹,2012年推出“崇明清水蟹”区域公用品牌。在松江,因为形成了稀放蟹种、精种水草、立体充氧、优化饲料、不用药物的“松江模式”,黄浦江大闸蟹脱颖而出。在宝山、青浦等地,长江大闸蟹、“水源湖”清水大闸蟹也乘势而起。

计划为蟹苗办户口

建立一套有效模式市场之路“走得远”

在崇明的合作社里,还有不少成蟹,沈亚达也为它们动足了脑筋。他成了崇明岛上率先使用席草扎蟹的养蟹人,使用席草不会像棉绳那样增加蟹的重量,让消费者吃亏,煮出来也有一股稻草的清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