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创新和理念创新比翼齐飞

治沙好似治病 切忌矫枉过正一味种树

——库布其沙漠治理启示录(二)

  日前,库布其30年治沙成果评定会在鄂尔多斯市杭锦旗召开。会上,一份名为《中国西北地区种质资源库报告的文件》顺利通过评定。随着专家组的签字,一座位于库布其大漠深处的种质资源库进入人们的视线。它以技术力量为支撑,记载着沙漠深处生态的前世今生,也昭示着库布其沙漠治理蕴藏着的“科技范儿”。
   
“几十年的库布其沙漠治理送给我们一个重要启示:造就奇迹的重要条件之一,是创新、再创新。”中国林科院首席治沙专家杨文斌说。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在库布其,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十几秒钟就能在沙漠里种一棵树,这事儿就发生在库布其。
   
这种被称为“微创气流植树法”的技术,可以将挖坑、植苗、填土、浇水几项工序一气呵成。
   
“不仅树苗成活率从传统方法之下的20%提高到了80%以上,而且有效减少了土壤扰动,保护了土壤墒情和原始结构。”技术人员介绍说。
   
数据显示,这一方法可以利用瞬间冲洞原理形成保水防渗层,每棵树苗需水仅3公斤。这项技术推广以来,库布其沙漠共植树154万亩,节约了资金投入15亿元。2011年,亿利资源集团正式宣布将这项技术免费向全球推广。
   
这样的技术在库布其沙漠里还有很多,亿利资源集团在陈列和展示企业技术创新的时候,将它们总结为“四大技术”和“四小技术”。“四大技术”分别为微创气流植树法、风向数据植树法、甘草平移种植治沙技术、种质资源技术;“四小技术”则是无人机种植技术、沙生灌木饲草化利用技术、沙漠大数据技术、沙化土地改良技术。
   
库布其农民张喜旺在沙漠里种了20年树,从最初的频频失败到后来的造林典型,他的经历可谓艰苦卓绝、历尽坎坷。看着近些年沙漠治理技术创新层出不穷,作为植树狂人的他无疑是最欣慰的:“这些技术吧,有的来自高科技,有的来自民间,但是我们不问技术的出身,因为在库布其,这些都是治沙的好技术!”
   
成体系成规模的技术创新犹如春风化雨,滋润着库布其大漠的每一寸土地,点沙成绿、点沙成金。
   
亿利资源集团董事长王文彪说:“20多年的治沙过程中,仅我们亿利资源集团就研发相关技术343项,投入更是以数十亿计,与自然作斗争,手里没有过硬的技术是不行的。”
   
现代的库布其治沙,犹如古代的蒙古军团远征,手中有利器、胯下有骏马。这里的治沙人向全世界展示着一件又一件治沙利器,告诉世人: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理念创新指明可持续发展之路
   
库布其沙漠恩格贝绿洲的创始人之一王明海先生曾这样说:“沙漠是大自然造就的地球生态的一部分,其成因和存在源于自然规律。为了生存和改善生活环境,我们要治沙,但是治沙一定要遵从自然规律,治沙并不等于消灭沙漠,不等于让所有的沙漠都变成绿洲,那是违背自然规律的。”
   
技术的永续进步,需要理念的不断更新加以支撑。尊重自然规律、依靠理念创新开拓更为宽广的沙漠治理之路,这是库布其沙漠治理提供给全世界的另一个重要启示。
   
走在库布其沙漠无人区内可以看到:一排排疏密有致的防风固沙林点缀在黄沙中,多灌木、少乔木,行走其间,只感觉到风,而感觉不到沙。
   
工作人员介绍:这是亿利资源集团与中国林科院合作营造的基于“低覆盖度治沙”理论的防风固沙实验林,已经取得了良好的实验效果。
   
传统观念认为,植被覆盖度高,治沙效果就好。但是低覆盖度治沙理论创始人杨文斌教授却一直持有不同观点。杨文斌团队逐渐发现,即便在干旱区,依然有天然稀疏林,密度一般低于每公顷800株,覆盖度低于30%,而这是经过长期自然选择延续下来的,水分供求关系适应干旱、半干旱区的水分状况使然。
   
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团队最终确定,当地呈带状栽植的固沙林覆盖度仅为20%—30%,却在防风固沙方面产生了良好的生态效益。既要降低植被覆盖度,又要保证防护效益,低覆盖度防沙治沙体系的提法由此诞生。
   
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著名森林培育学家尹伟伦认为,已经成熟的低覆盖度治沙理论打破了传统观念的束缚,充分体现了尊重自然、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理念,是治沙理念创新的生动体现。
   
2015年,我国新版《国家造林技术规程》也根据这一技术理论作了修订,消息传出,引发国内外各方惊叹。“低覆盖度治沙理论遵循尊重自然,顺应自然的理念,探索出了既能够充分发挥乔、灌、草各自特性,又能形成复合的、生态作用互补的、接近自然地带性植被的修复技术。”尹伟伦评价说。
   
去年,库布其沙漠治理先锋亿利资源集团高度认可了低覆盖度治沙理论。企业通过资金、设备、技术、人员的大力扶持,在库布其沙漠腹地为这一技术理论的进一步实践搭建起了更为广阔的平台。集团董事长王文彪认为:这一理论的创新应用,是库布其治沙理念创新的又一次生动体现,为未来沙漠治理技术创新开辟了新的道路,指明了新的方向;治沙走到了新的起点,一成不变的理念会成为羁绊,唯有创新,才会让人类的沙漠治理之路越行越远。(记者
张景阳)

2015年,我国新版《国家造林技术规程》也根据这一技术理论作了修订,消息传出,引发国内外各方惊叹。尹伟伦院士特别评价说:“低覆盖度治沙理论尊重自然,对天然植被开展了广泛调查与研究,依据‘仿生学’与‘点格局’原理,营造了接近当地自然植被覆盖度的固沙林,通过改变其分布格局来提高防风固沙效益,探索出了既能够充分发挥乔、灌、草各自特性,又能形成复合的、生态作用互补的、接近自然地带性植被的修复技术。”

“这一理论敬畏自然,尊重科学,勇于创新,我们通过反复实践、不断深化,最终掌握核心关键技术,治沙之路必然会越走越远、越走越好。”“地球卫士终身成就奖”获得者、亿利资源集团董事长王文彪说。

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杨文斌在毛乌素、科尔沁沙地发现,当地呈带状栽植的固沙林覆盖度仅为20%—30%,却在防风固沙方面产生了良好的生态效益。既要降低植被覆盖度,又要保证防护效益,低覆盖度防沙治沙体系的提法由此诞生。

经过长期研究他们发现,即便在干旱区,依然有天然稀疏林分。这种林分密度一般低于每公顷800株,覆盖度低于30%。这是经过长期自然选择延续下来的一种林分状态,是由干旱、半干旱区的水分状况所决定的。

2014年,一篇题为《三北防护林杨树林之殇的新启示》的报道在内蒙古自治区刊发,引起了国内多家媒体对于防沙治沙理论实践的新思考和新讨论。杨文斌和他的团队,其实早已开始了相同的思考和探索。

然而,各地在推广中发现,1998年、2001年和2009年等极端干旱年份,“两行一带”的林分仍出现了严重的水分胁迫及衰败死亡现象。经研究杨文斌团队发现,他们忽略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高覆盖度植被的治沙效果固然好,但是生态用水却难以支撑这种高密度的覆盖。

这种源自实践的结论,与低覆盖度治沙理论的基本观点不谋而合。

“低覆盖度治沙理论实现了林分密度、乡土树种、深层渗漏、林草结合,基本与当地的自然植被状态一致。”杨文斌说。

基于这一判断,我国先后启动实施了“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等一系列生态治沙工程,客观来看,效果良好。然而同时,一个现象逐渐也引起了基层和学界的注意:沙区大面积中、幼龄林衰退或死亡,不成林或“小老树”现象普遍存在。

顺应自然规律、尊重植物生长规律,防沙治沙需要找到合理的造林密度,逐渐成为杨文斌低覆盖度造林的理论技术基础。杨文斌团队在思考,如何在尊重自然的前提下,充分发挥乔木、灌木、草本植物各自的特性,营建有序配置、生态作用互补、能修复近自然地带性植的防护植被。

工作人员介绍:这是亿利资源集团与中国林科院合作营造的基于“低覆盖度治沙”理论的防风固沙实验林,已经取得了良好的实验效果。“低覆盖度治沙”理论的主要创始人之一,中国林科院荒漠化研究所防沙治沙首席专家杨文斌教授,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这一理论始终遵循的原则就是:“治沙一定要遵从自然规律,治沙并不等于消灭沙漠,不等于让所有的沙漠都变成绿洲”。

2015年6月,国家林业局召开成果鉴定会。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尹伟伦,中国科学院院士魏江春、蒋有绪,中国科协原副主席刘恕给出了极高的鉴定意见:研究成果提出了低覆盖度防沙治沙的原理与技术,基本解决了防沙治沙中多年来中、幼龄林衰败或死亡问题,构建了一套沙地修复的理论,对于推进干旱、半干旱区沙漠化土地生态修复的稳定性提升具有重大意义。

库布其沙漠恩格贝绿洲主要创始人王明海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与日本治沙造林专家远山正瑛一起扎根库布其,长期的实践和思考让他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沙漠是大自然造就的地球生态的一部分,其成因和存在源于自然规律。为了生存和改善生活环境,我们要治沙,但是治沙一定要遵从自然规律,治沙并不等于消灭沙漠,不等于让所有的沙漠都变成绿洲,那是违背自然规律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